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36秒前阅读1回复0
代入驻各类平台
代入驻各类平台
  • 注册排名988
  • 经验值-5
  • 级别评论者
  • 主题-1
  • 回复0
楼主

随着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运动鞋服零售市场,站在运动鞋服品牌巨头身后的代工厂们也趁势登陆资本市场。

4月26日,全球第二大运动鞋制造商华利集团在国内创业板挂牌,募集资金总额38.87亿元。这家企业一年营收140亿,产鞋1.8亿双,是Nike(耐克)、Converse(匡威)、Vans、Puma(彪马)、UGG、Columbia(哥伦比亚)等品牌巨头的开发设计与制造商。上市当天,华利集团报涨幅201.02%,总市值1167亿元,成为A股首家市值突破千亿的纺服公司。

南都记者留意到,伴随着华利集团的上市,被业界称为“神秘鞋王”的张聪渊家族也开始浮出水面。此前,外界对于74岁的张聪渊及其家人知之甚少。

“神秘鞋王”家族

华利集团实际控股人来自张聪渊家族,其家族成员包括张聪渊、周美月、张志邦、张文馨、张育维五人,其中张聪渊、周美月是夫妻关系,张志邦、张文馨、张育维分别为张聪渊、周美月二人的长子、长女、次子。

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华利 张聪渊 运动鞋子 第1张

华利集团上市前股权架构

按照招股书披露,张聪渊、周美月均为中国台湾籍;张志邦、张文馨、张育维均为中国台湾籍及加拿大籍。

现年74岁的张聪渊被业界称为“神秘鞋王”,但外界对其知之甚少。根据资料显示,张聪渊自70年代起开始从事鞋业,先后在台湾、广东等地区与合作伙伴一同投资了多个鞋业工厂,1990年,张聪渊与合作伙伴一起在香港设立了良兴实业有限公司,作为各鞋业公司的香港总部。

1995年3月,良兴(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此后,随着新股东的加入,良兴(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新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沣集团”)。根据新沣集团上市时的售股书,张聪渊持股比例为15.7%。

此后张聪渊一直担任新沣集团董事,负责鞋履生产制造业务。而随着时间推移,新沣集团业务逐渐多元化,从制鞋逐渐向品牌运营、物业投资等方向延展。

张聪渊的子女从2002年开始投资鞋履制造企业,其中投资的工厂2013年以前主要为Converse、Vans、Timberland、Reef、The North face、Toms等品牌提供开发设计、生产和加工服务。

2013年,由于劳动力成本仍持续上涨,新沣集团决定出售鞋履制造业务,包括新沣集团所有鞋履制造实体以及相关的贸易公司。其中工厂主要为Columbia、UGG、Teva、HOKA ONE ONE、SFC等品牌提供开发设计、生产和加工服务。

最终,张聪渊家族以4.4亿港元收购了上述资产。此后,张聪渊不再担任新沣集团董事,将主要精力投入在家族控制的鞋履制造业务经营管理上。

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华利 张聪渊 运动鞋子 第2张

为耐克生产跑步鞋、滑板鞋

南都记者了解获悉,华利股份以运动休闲鞋、户外靴鞋、运动凉鞋/拖鞋等为主,并成为Nike、Converse、Vans、Puma、UGG、Columbia、Under Armour(安德玛)、HOKA ONE ONE等全球知名运动品牌提供开发设计与制造服务商。

据了解,国际运动品牌企业目前采用品牌运营与生产制造相分离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品牌方主要着力于品牌价值的塑造、产品的创意设计及营销,在制造方面主要委托专业的鞋履制造商进行。

按照华利集团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他们目前与全球运动鞋服市场份额前十名公司中的五家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分别是耐克、VF、Deckers(德克斯)、彪马、哥伦比亚。耐克集团的匡威品牌自2007年开始与之合作。2012年开始合作耐克品牌,在耐克品牌供应商体系中属于新生代成员,双方合作的主要是跑步鞋和滑板鞋等系列,适用于一般运动和日常穿着。而彪马自2013年开始与之合作,VF、德克斯、哥伦比亚等客户的合作时间超过10年。

2020年,华利集团营收139.3亿元,同比减少8.14%;净利润为18.8亿元,同比增长3.16%。从主营业务营收构成来看,华利集团的运动休闲鞋一直是最主要的营收来源。2017年到2020年1-6月,运动休闲鞋的营收比例从71.91%上升到了83.34%,而户外靴鞋和运动凉鞋/拖鞋的营收比例则是连年下降。

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华利 张聪渊 运动鞋子 第3张

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华利 张聪渊 运动鞋子 第4张

南都记者留意到,截至2020 年末,华利集团共有43家控股子公司,其中5家位于中国境内、16家位于中国香港、2家位于中国台湾。另外18家子公司位于越南,1家位于多米尼加,1家位于缅甸。就各子公司的定位来看,越南、多米尼加、缅甸三个子公司为生产制造中心。而中国香港、中山为贸易结算中心,中山同时也是开发设计中心,中国台湾则承担部分鞋材的采购。

一双耐克球鞋的出厂价仅70元

根据业内透露,目前鞋类代工厂的竞争相当激烈,鞋业巨头宝成2019年以前每年出货量都在3亿双以上,去年丰泰也超过1亿双,此外还有钰齐、隆典等竞争对手。

和同行业其他上市公司相比,华利集团的单价要低得多。对此,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不同品牌的价格策略不同,导致公司与裕元集团销售单价存在差异。

南都记者了解获悉,钰齐国际户外鞋收入占比超过80%,因此钰齐国际的销售价格相对更高;丰泰企业第一大客户Nike销售占比超过80%,其生产的鞋类产品适用于篮球、棒球、美式足球及高尔夫球各项运动或一般休闲领域,占 Nike出货量约1/6。

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华利 张聪渊 运动鞋子 第5张

在2020年1-6月、2019年度、2018年度、2017年度,华利集团Converse品牌运动休闲鞋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60.08元/双、64.78元/双、71.02元/双和72.50元/双;Nike品牌运动休闲鞋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70.43元/双、69.11元/双、72.41元/双和80.20元/双。

但值得注意的是,华利集团也面临着客户过于集中的风险。根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华利集团前五大客户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3.01%、84.57%、86.14%和89.47%,“如果未来公司主要客户生产经营出现重大不利变化,或者公司产品无法有效满足上述客户的需求,则将对公司业务发展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耐克在3月18日公布的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收入为10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但除中国市场外,耐克其他地区的收入同比均呈现下降的趋势,其中北美市场下降10%,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下降4%,亚太及拉丁美洲市场下降7%。与之相比,中国市场收入增长51%达22.79亿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升至22%。

由此不难看出,中国市场已成为耐克业绩增长最大动力。但不容忽略的是,近期多个鞋类服饰品牌卷入“新疆棉花”风波,其中耐克、彪马均在列。为此,以李宁、安踏为主的国产运动鞋走红,受到90后、00后消费者热捧并开始分流境外品牌的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业绩过度依赖耐克、彪马的华利集团很可能受到影响。

采写:南都记者 汪陈晨

统筹:田爱丽

回帖 返回运动鞋子

开店原单运动鞋货源,代工耐克、彪马的“神秘鞋王”上市 期待您的回复!

相关阅读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编辑器信息